当前位置:国瑞资讯网国学红楼梦中花袭人的判词是什么?为何会进入薄命司呢?
红楼梦中花袭人的判词是什么?为何会进入薄命司呢?
2022-06-30

花袭人是宝玉四个大丫鬟之首,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《红楼梦》第5回,贾宝玉梦入太虚幻境,在警幻仙子的带领下,先后看到了痴情司、结怨司、朝啼司、夜哭司、春感司、秋悲司。最后在薄命司门口停下脚步,进去翻看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共三十六位女子,其中袭人便位于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,仅次于晴雯:

宝玉看了,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,一床破席,也有几句言词。写道是:妄自温柔和顺,空云似桂如兰,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——第5回

袭人的判词比较简单,判画中的一簇鲜花,便指的是袭人之“花”姓;一床破席,席谐音乃是“戏”字,暗喻花袭人最终阴差阳错,嫁给了戏子蒋玉菡,跟其他十二钗众女子相比,袭人的结局已经称得上幸福美满了。

故有认真之读者,觉得曹公对袭人的结局设置与薄命司三字不符。

纵观《红楼梦》之众女子,林黛玉泪尽而逝,晴雯病死在破屋,早上刚死,下午就被拉去城外化人场给烧掉,秦可卿自缢而亡,迎春被孙绍祖折磨致死,探春被当和亲工具,远嫁蛮夷......

这些女子的结局,才真正跟“薄命”二字匹配。反观袭人,嫁的是京都名角蒋玉菡,忠顺王府的红人,袭人嫁给蒋玉菡,衣食无忧不说,生活必定一顺百顺,这么美好的结局,曹雪芹为何莫名其妙,硬是将袭人写入了薄命司呢?

其实这是读者立足现代视角,形成的认知错觉,一言以蔽之: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,以现代人的视角来忖度封建时代的行为模式,必定会出现这种认知错误。

立足袭人自身的视角,她嫁给戏子蒋玉菡这件事本身,就是极大的悲剧,为何?因为袭人最看重的就是名声、前途,而嫁给一个戏子跟她的预期完全不沾边,甚至跟她的人生规划截然相反。

《红楼梦》第19回“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烟”,曹公特意安排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情节:袭人过节回家探亲,母亲提出要花钱将她从荣国府赎出来,这本是一件好事,从奴隶变为平民,这是多少人期许的美好未来,可袭人不愿意被赎,并跟母亲说了这么一番话:

原来,袭人在家听见她母、兄要赎她回去,她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。又说:“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,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,若不叫你们卖,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。幸而如今卖到这个地方,吃穿和主子一样,又不朝打暮骂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,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,复了元气。若果然还艰难,把我赎出来,再多掏澄几个钱,也还罢了。其实又不难了,这会子又赎我做什么?权当我死了,【可怜,可怜】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。”——第19回

此段对话,补出袭人当年光景,而其不愿被赎,纵然有当年被卖的心理阴影,但更多是袭人早已有了自己的人生规划,她不想轻易放弃宝二姨娘的位置。

事实上,袭人几乎已经成功了,整个荣国府的大部分人都认定她就是贾宝玉未来的姨娘,譬如26回“蜂腰桥设言传蜜意,潇湘馆春困发幽情”,丫环佳蕙曾直言自己不服晴雯,只服袭人,字里行间暗示了袭人乃宝玉“姨娘”的信息:

佳蕙道:“就像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,说跟着服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,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......我心里就不服,袭人哪怕她得十个分儿,也不恼她,原该的。说良心话,谁还敢比她呢!可气晴雯、绮霰她们这几个,都算在上等里头去,仗着老子娘的脸面,众人倒都捧着她去,你说可气不可气。”——第26回

此处亦有脂批:此处云“比不得袭人”,乃羡袭人是宝玉之爱妾也。

其后第36回,王夫人更是从自己分例中每月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,专门给袭人发月例,这可是周姨娘、赵姨娘才有的经济待遇,这等于王夫人单方面宣布:袭人就是贾宝玉未来的姨娘,我定下了!

如果后面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动,袭人百分百就是贾宝玉的姨娘,她将会从一个奴仆晋升为半奴半主的妾,之后她如果给贾宝玉生了孩子,那孩子就是荣国府的正经主子——这才是袭人要的真正的前途,为此她放弃了被赎的机会,可见她决心之坚定。

因此,袭人最终嫁给了一个戏子,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,即便是一个很有名的戏子。

戏子在封建时代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,除了蒋玉菡之外,《红楼梦》中还提到了柳湘莲,他并非完完全全的戏子,只是偶尔喜欢上台客串,但仅仅是客串,他就被薛蟠给看上了,想要与其搞点风月之事:

因其中有柳湘莲者,薛蟠自上次会过一次,已念念不忘。又打听他最喜串戏,且串的都是生旦风月戏文,不免会错了意,误认他作了风月子弟,正要与他相交,恨没有个引进。这日可巧遇见,竟觉无可无不可。且贾珍等也慕他的名,酒又盖住了脸,就求他串了两处戏。下来,移席和他一处坐着,问长问短,说此说彼。——第47回

柳湘莲乃是游侠,偶然客串唱戏,亦被薛蟠骚扰,蒋玉菡长期混迹于王侯公府,当真能独善其身吗?戏子优伶一类,大多数沦为满足王公贵族龙阳之好需求的玩物而已。

换言之,或许在袭人的潜意识中,她是最看不上戏子一类的,戏子跟她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光明前景、远大前途不沾边,可她越想往上走,命运就越是将她拉到谷底——一个最看不上戏子的女人,恰恰嫁给了戏子。

凡是入了薄命司的女子,皆是此等命运——走向了和自己期望截然相反的路途。

林黛玉最在意爱情,却不可得,最终泪尽而逝;薛宝钗想拥有一个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的未来,结果刚刚嫁进荣国府,贾家就被抄家了;史湘云从小父母双亡,想要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丈夫卫若兰却早早去世;晴雯一生最重清白,却被诬以“狐狸精”的骂名,撵出怡红院......

国瑞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57780188